在一线城市互联网地位上,广州已经退步

摘要: 2016中国独角兽企业榜单,131家企业上榜,广州仅2家。

10-30 06:44 首页 猎云网

#《赋能万物 智领未来》2017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将在11月28-29日于北京丽都酒店举行,近百位知名投资机构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以及近千位投资人及创业者与您相约。

奖项评选已全面开启,欢迎创业公司以及投资机构填写资料申报奖项。长按上图二维码,报名参与榜单评选。

文 | 猎云网(ilieyun)周丽梅

4165字,约需12分钟阅读

时间倒回到1994年,彼时的广州在国内可谓是不可多得的互联网创业高地。在第一波互联网浪潮中就诞生了网易、21cn等公司,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广州更是滋生出了微信等巨头企业。

但这样的神话没有得以延续。广州在上半场享尽了互联网的红利后,领先优势逐渐丧失。在下半场的竞争中,广州的互联网更是长时间处于边缘化的质疑声中。更糟糕的是,网易等一拨互联网公司逃离后,广州在这几年几乎很难看到新兴的潜力创业公司了。

作为千年商都,广州经济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商贸,除了商贸,制造业也是广州另一个传统优势。而近年来,广州的商贸遭遇国家进出口贸易下滑与电子商务的双重夹击,制造业也面临产能过剩与创新不足的双重困扰,先天的两大优势产业尽显疲态。

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同为一线城市的北、上、深没有拘泥于传统优势领域,而是开始寻求新的突破和转型。这几年来,更是凭借政府双创、人才奖励等政策帮助大批创业园区、科创基地落地,吸引了大量具有竞争力的人才,继而衍生了大批极具竞争力的创业项目。一连串的动作,让北上深来势汹汹,迅速保持了一线城市应有的傲娇姿态。

接下来,进步快的,总会迅速甩掉原地踏步者。

从这几年广州的互联网环境来看,广州人才政策的落后、投资机构缺失、创新力不足、独角兽频频出走等等表现,都让广州这座城市掉队明显。

人才争夺战的被动局面

纵观近几年的创投圈,尽管大环境起伏明显,人才依旧是不可忽视的元素。尤其是今年以来,各个城市之间争先出台了各种人才政策,开启了新一轮的人才争夺战。但在这场人才争夺战的竞争中,广州似乎显得有些被动。

就在此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腾讯联合发布的《2016互联网创新创业白皮书》中,在“创业活力城市”排名,广州名列第5,落后于北京、深圳、上海、杭州四个城市。同时,QQ大数据发布《2016全国城市年轻指数报告》中,深圳的年轻指数跃居第一,而广州却以36.91%年轻人口流出率成为年轻人最想离开的一线城市,广州的城市吸引力明显不足

据猎云网了解,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所需要的开发和移动互联网推广类优质人才,集中在北京和深圳。就拿深圳来看,华为、腾讯、中兴等IT类标杆企业扎根深圳形成了巨大的人才吸附力。加之深圳政府的政策对IT产业的支持力度与产业环的完善,制造、内容、支付等配套在同步推进,深圳在支撑互联网发展的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电子制造业等领域的产业发达程度甚至已超越广州,这些因素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和推动着百度、阿里巴巴等大企业想要在广东布局时,都会跑去深圳。

这样的尴尬局面,也极大的限制了广州移动互联网企业的快速成长。同时,不争的事实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搬离广州,留给广州互联网人才的选择也会越来越少,这会是广州吸引力不足的原因,也会引发不少CEO的担忧。“很担心公司的员工到某一个阶段后就会被其他的大公司挖走,甚至在广州,很多互联网人才、工程师就把进入微信作为一个目标努力,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悦跑圈CEO梁峰说。

独角兽的频频流失

广州互联网人才的缺失,一方面越来越多的CEO开始到北上深等城市挖人回广州,另一方面也让不少企业在发展后期开始搬离广州。广州有能力滋生出网易等一拨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却也只能任由这批企业从广州出走,散落到北上深杭。这和广州的传统经商文化与互联网产品文化之间的隔阂,以及营销、品牌等人才的缺失等原因息息相关。更重要的是,广州这座城市缺少把控方向的领军人物。

虽然最近这两年在朱波的带领下,涌现出了一批明星项目和创业者,如超级课程表余佳文、兼职猫王锐旭等,但背负在创业者及创业项目上的争议,也如同和这个城市一般,褒贬不一。

猎云网查看了广州创企近两年的融资情况后发现,不少企业挺过B轮,在资本寒冬中活下来,并开始在全国崭露头角,颇有跻身独角兽行列的潜质,例如荔枝FM、YOU+国际青年社区、悦跑圈等企业。

但广州的独角兽企业数量还是不具备说服力。日前,由科技部火炬中心联合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发布的《2016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中,131家独角兽企业榜上有名。其中,115家独角兽企业位于“北上深杭”四大城市,占独角兽总数的88%。北京市的独角兽企业最多,以65家独占鳌头,上海其次为26家,杭州和深圳市都为12家。

而广州则是仅有2家企业上榜。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份榜单前三名由杭州的蚂蚁金服、北京的小米、杭州的阿里云拿下。前10名里北京企业有5家,上海1家,深圳2家,杭州3家,就连前50名也没有一家广州企业的身影。

从拥有的独角兽企业在全国的估值占比来看,北京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总估值2137亿美元,占全国总估值44%。依靠全球最大一只独角兽蚂蚁金服,杭州独角兽企业总估值1335亿美元,占全国总估值27%,排名第二,上海和深圳分列第三、第四位。

从全国范围看,北京独角兽企业引领行业新模式、新技术;上海独角兽企业中,60%为新型互联网+企业;杭州独角兽企业12家,以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金融为主,其中半数围绕阿里生态圈展开但总体而言,绝大多数的独角兽企业互联网基因较为深厚。

没有人可以忽略一座城市环境对创业公司以及创业者的影响,反过来亦是,在全国乃至世界上都有话语权的企业,会反哺给城市不可预估的能量。那么,以制造业和商贸优势见长的广州呢?

“每个城市都会有自己的特点,政府也一直在发展智能制造、医疗等领域,所谓隔行如隔山,你关注哪个领域,往往就会以该领域在城市的发展情况来衡量城市的好坏,这显然是不客观的。”梁峰说:“至于网易等企业的离开,是想要找到适合企业发展的城市土壤,网易需要人才、资本,广州暂时不能匹配就只有到适合项目发展的城市中去。反过来,智能制造、医疗等领域的企业,自然也会再回到广州来。”

“此外,广州聚集了大量的商贸和制造业,像医药保健品、护肤品等都比较多,天然有着销售人员的基因,根植在东埔一带。广州甚至都存在着销售型+技术互联网的标签,也会吸引一批对销售有着强烈需求的企业扎根于此,这符合广州传统制造与贸易城市的基因,但也很难爆发。”宏创资本CEO余子波说。

但不争的事实是,广州企业在独角兽榜单中的表现,确实不太乐观。一方面,和一线城市中的差距逐渐拉大,另一方面,其它二线城市也在极力追赶,甚至超过广州的步伐。今年广州政府也发起了“寻找广州独角兽”的相关活动,担忧和顾虑一目了然。

政策的偏爱

当然,究其原因,独角兽的出走,还和广州政策支持的不到位息息相关。“我们悦跑圈至今在广州连个高科技企业都不算。”尽管悦跑圈先后获得创新工场、动域资本等多家机构数千万美元投资,广州似乎对互联网体育项目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

“我们曾经去申请过广州的高科技企业,但却没有通过政府的认定。他们对于互联网体育项目的认知较少,更偏爱于高科技制造、医疗、3D打印等项目,这也是为什么大批优秀的广州互联网企业、人才离开的原因之一。”梁峰说。

“政府比较现实,重视引入大企业,但对初创企业的培养和重视程度比不上其它几城。”数酷科技CEO陈勇说:“政府没有把握住互联网上半场的机遇,也一直在找机会弥补。目前广州政府发力比较猛,正在大力发展IAB,希望以此来实现弯道超车。”陈勇在做两个创业项目的同时,也在帮助广州政府筹备IAB产业园。

据猎云网了解,IAB是今年初广州宣布的一项新战略,要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制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打造若干个千亿级产业集群,进一步提升城市吸引力、创造力、竞争力的重大布局。而除了IAB,今年广州也出台了一系列创业支持政策,希望在互联网下半场能够缩减和其它一线城市之间的差距。

创新力的缺乏

除了政策和资本,广州这几年互联网表现不佳,还和广州这座城市息息相关。广州的创业风格不同于北京,会更务实,偏向于稳扎稳打。这一点,在唯品会的CEO沈亚和网易的丁磊身上可以得到很好的论证,低调内敛的性格与雷军、周鸿祎等高举高打的作风截然相反。

“我和广州创业者讲商业模式、战略,很多人都会莞尔一笑,如果谈到先圈用户再赚钱等模式,他们会觉得这些东西太虚了,无法理解,不如每个月赚几十万的生意来的踏实,会更加注重现实利益。”余子波对于广州创业者的传统思维模式既着急又无奈。

“之前我有接触过一个创始人账上有5000万,我试图和他讲资本运转、资本杠杆、资金使用率,建议他这笔钱可以发挥的价值更大,但保守的性格让他习惯了让钱躺在账户里。”余子波说:“广州创业土壤让大部分创业者缺乏商业模式、财务模型、战略以及真正商业闭环的思维,格局有限。”

本地投资机构的保守

此外,一个城市投资机构的数量,也能从侧面反映出这座城市的创业项目吸引力如何。而据猎云网了解,广州的投资环境并不乐观。

截至今年6月中旬,广州已集聚各类创业投资、股权投资、私募基金机构3000多家。而截止到2016年,深圳注册登记的各类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数量突破3.87万家,深圳创投机构数量约占全国1/3。据清科私募通2016年数据显示,在创投机构数量方面,深圳约为广州的5倍,与北京上海相差更大。

在孵化器数量上,广州今年新增科技企业孵化器26家,孵化器累计达218家,众创空间达139家。而在深圳,截至2017年1月数据,共有447家各类孵化载体平台,其中科技企业孵化器152家,众创空间295家。尽管广州孵化器近年来不仅优秀数量节节攀升,整体数量相较于同一省份的深圳还是有差距。

“出现这样的悬殊并不奇怪,外地的投资机构、孵化器想要在广东设站点,首选都会以深圳为主。毕竟深圳临近香港,而且又有深交所,有着得天独厚的金融环境。”余子波对猎云网说。余子波是个连续创业者,一直扎根广州,现在从事投资+孵化的工作。本地投资机构的缺乏,让余子波每天都可以接触到大量的创业项目。同质化严重、商业模式等问题让他能够看上眼的项目少之又少,目前也才完成了几个项目的投资和孵化。

“投资环境差更多的是因为缺乏好的项目,外地的投资人也在大量的寻找优质项目,就连江门这个偏远的地方还出了喜茶。”亲子约创始人陈泳佳说。

而除了投资机构数量的偏少,在采访中,猎云网也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广州投资人过于务实,缺乏想象力,对黑科技和战略性的项目根本不去关注,这是制约广州创业的最大问题。”陈勇说。

的确,广州很多的投资机构都都是制造业起家的,投资会偏于保守,只投看得懂的项目。就拿悦跑圈举例,悦跑圈前几轮的融资都是北京的投资机构投的,没有一家广州本地的投资机构参与进来。最近一家广州本地的投资机构和CEO梁峰交流时谈到,其实他们已经观察体育领域三年了,但都没有开一枪,因为看不懂,所以真的想投资也会等到有一定的体量之后才会下手。

广州投资机构的保守,似乎也限制了创业者的野心。“更为糟糕的是,投资看重团队、赛道价值、创新与执行等等方面。如果赛道上已经有独角兽或者投资机构已经投了类似的项目了,对于广州团队而言想要在拿到投资就比较困难了。”心潮科技创始人邹邹说。

当然,这种思维的受限,一方面广州的信息流动没有北上深快,很多创新是基于国外的模式,而广州的创业项目又是基于北上深,所以就更慢一步了。另一方面,广州的互联网公司在营销品牌能力上还有所欠缺,虽懂得赚钱,但局限性也很明显,就是做不出品牌高度与广度,这也是广州的互联网环境不乐观的原因之一。

当然,以上的采访者只是广州互联网圈的缩影,数据也只是其中的一个评价维度。目前广州在互联网赛道上相较于北上深确实存在着差距,但这并不是广州的全部。广州这座城市在电子制造、外贸制造业、汽车、动车、石化等方面都在加速,这是整个城市的基础,足以让整个城市掌握话语权,而互联网环境的落后,或许只是暂时的。

- END -

推荐阅读

探访王庆坨:企业纷纷倒闭,吃回扣惊人,不敢接共享单车

热词:周亚辉 | 趣店IPO | 苏享茂自杀 | 外卖小哥 | 酷骑单车 | 充电宝 | 无人便利店 | 电单车 |  矮大紧 严选酒店 | 盛大系创业 | 网易系创业 | iPhoneX | 共享女友 | 走出去 

猎云网的原创文章欢迎转载,白名单授权请在该文章下留言。紧急请联系微信号:lieyunwang(备注“公众号名称+文章关键字”),回复关键词“转载”看须知。


首页 - 猎云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