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艺的“民宿热”是怎么流行起来的?

摘要: 让爱豆为我叠被铺床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

10-29 20:42 首页 第十放映室


海阔凭鱼跃,被套任我翻




夏BB一直觉得做明星很难,做参加真人秀的明星更是难上加难。


反正我是记不清,这些年里他们在各种节目里解锁了多少技能,最近的几个倒是让人印象颇深。


比如,开客栈


先是景甜、王源、李静和戴军等11个人,在湖州德清开了两家。



紧接着刘涛、王珂夫妇,在泸沽湖旁也开了一家。



前者是东方卫视的《青春旅社》,后者是湖南卫视的《亲爱的·客栈》,江苏卫视也即将在12月上线一档类似的节目,叫《三个院子》


据说由陈小春、大张伟、朱桢三个人担任主要嘉宾,看样子是要算成三家(一台更比一台多)




对了,别忘了还有浙江卫视,在这个月也十分应景地播出了《漂亮的房子》


解锁的技能是盖房子(房子是个好东西)


他们请来大学时分别读建筑和平面设计的吴彦祖和冯德伦,带着唐艺昕、伊一等人组成明星建筑队改造老房子。



在一个季度内,四大台接连上线类似主题的节目。


看来,继一窝蜂制作选秀、相亲、竞技、亲子类等现象级节目之后,大家又有了新的跟风目标。


这一次,这个现象被称为“民宿热”


当然,夏BB今天不是来安利其中任何一档节目的,而是想在大家都头脑发热跟风的时候,冷静地聊一聊这股热潮。



到底是谁带的好头?


其实,所谓的“民宿热”来得迅猛,却并不突然。


我们先把时针转回今年年初,从那个时候起,明星们的技能就在不断被挖掘。


湖南卫视播出了一档不被看好却又意外爆红的节目——《向往的生活》


节目里何炅、黄磊、刘宪华和小H三人一狗来到北京远郊,在镜头记录下过起了务农的生活。



随后,在暑假期间推出的《中餐厅》里,赵薇、黄晓明等人又远涉泰国开起了餐馆



相比观看竞技类节目中的卖力演出,观众似乎更爱看明星在人间烟火中消耗体力。


两档节目都收获了较高的收视率,先后圆满收官。



所以,它们大可以看成《亲爱的·客栈》等民宿类节目的雏形。


前者在乡下小院接待老友,后者在旅游胜地经营餐厅,与“民宿”概念不谋而合。总之就是明星等你来做客,我给你做好吃的



它们能掀起水花,也是因为顺应了近两年慢综艺当道的形势。


不过要给“慢综艺”下个定义,可有点为难夏BB了,就连业界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在我看来,从类型上识别要更容易些。


从《爸爸去哪儿》和《花儿与少年》等旅行节目开始,部分国产综艺就在向“慢”靠拢。


时至今日,以《向往的生活》为代表的生活观察类节目,和以《朗读者》《见字如面》为代表的文化类节目,基本就是“慢综艺”的范畴。


而这种节目的共性就是,相比《奔跑吧!兄弟》这种走肾的“快综艺”,“慢综艺”更走心。


▲大老师说:《三个院子》见


说到“慢综艺”,我们不得不再把坐标转移,提一下隔壁韩国


在“快综艺”的时代里,他们就是我国节目灵感的缪斯女神。


与其说《向往的生活》的走红给民宿类节目吃下了定心丸,不如说是韩国节目“养活”了我们的“慢综艺”。


尤其是罗英锡制作的“花样系列”、《三时三餐》和《尹食堂》,再加上今年JTBC台的《孝利家的民宿》,几乎为我们提供了一对一“指导”。


▲一只难过到模糊的老罗


不过这个问题不是我们今天的重点,还是说回“民宿热”,为什么“慢综艺”酝酿了半天,就显着它了?


大家为什么都想“开民宿”?


直接原因很简单,你和邻居都是种苹果的,邻居挖到一棵高产似母猪的,你肯定也想挖一棵回家种啊。

 

但让它火起来的根本原因,是“民宿”这个话题本身,以及这个话题产生的连锁反应。  

 

■ 民宿为表,窥视为里


“慢综艺”与“快综艺”最大的区别,在于节目少了很多设计感


很多综艺节目的看点都是“矛盾”,尤其是“快综艺”,不论是通过游戏规则来制造“对抗矛盾”,还是通过未知体验来“偶遇矛盾”


▲一直在争取流量话题的“花少”

 

有些节目组更加牛逼,能将矛盾放大,直接延伸到综艺之外,至今还在吸引观众的眼球。


但这些节目的“矛盾”,多少有一些“设计感”在其中。


▲比如曾经被炒得很火的“跑男孤立迪丽热巴”

 

这些矛盾看起来是在节目进行过程中自然而然产生的,但有没有台本,大家都心知肚明。


而慢综艺将这种设计感降到了最低,讲究的是去矛盾化之后的真实。但这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会让节目失去一部分看点。


而民宿类节目对于话题消失这个问题自带修补功能,因为它可以展示节目参与人员与众不同的一面。


▲看起来不那么教主的黄教主,要珍惜

 

参加节目的明星们或洗手下厨做羹汤,或变身清洁人员整理卫生,或在田野间追鸡赶狗。


明星们不再自带光环,平时隐藏起来的那一面,多少会流露出一点。再加上一点演技和剪辑的技巧,就混合成了真假难辨的“真性情”


这在看腻了互相推搡、泼水撕名牌的观众眼里,简直就是一缕春风。


比如《青春旅社》当中景甜不顾形象地吃西红柿,《亲爱的·客栈》当中易烊千玺边干活,边啃玉米。



要说仅有的一点设计感,大概就是嘉宾的选择与搭配。


这类节目都倾向于找彼此了解的明星搭档,比如何炅与黄磊,赵薇与黄晓明,李静与戴军,吴彦祖与冯德伦。


他们之间的感情,对于吃瓜群众来说只听过,没见过。直到节目里看见他们实打实地互怼、说笑,我们才有了实感。


一起弯腰锯木头的男神▼


因此,我们看到的不再是“明星”,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尤其是易烊千玺傻fufu套被子那一段,我一个路人都被你们玺子哥笑到肚子抽筋。



这是啥啊?这就是看点。


如果再碰上个综艺感稍弱的嘉宾,“去表演感”会增加观众的好感,比如王源和易烊千玺。


如果再遇上不可控的意外,看点就更有说服力了。比如《向往的生活》里黄磊和宋丹丹吃豆角中毒。


 

任泉去做客的时候说,本来觉得黄磊老师演的真好,后来才发现,不是演的,是真病了。


从这句话中就能看出,不可控性和真实感,就是民宿类慢综艺最大的看点。


而观众的窥视欲和明星的“真实感”,这两者之间是存在相互利用的诉求的。

 

■ “慢综艺”,看的就是个“慢”字

 

除了真实感,民宿类综艺节目最吸引人的,还是一个“慢”字。

 

而这种“慢”的感觉,不是具体的,而是抽象的,需要整个团队共同打造和磨合。

 

《中餐厅》当中,黄晓明早上苦着脸挨个敲门,叫大家起床,是一种慢; 


《旅社》当中,王源一边大口吃饭,一边看李静、戴军相互嫌弃,是一种慢;

 

《客栈》当中,阚清子和纪凌尘吵架,易烊千玺在一旁偷笑,是一种慢。


 ▲#易烊千玺你不用觉得尴尬#


泰国象岛的碧海蓝天,泸沽湖边的宁静安详,泛舟湖面时的阵阵微风,骑车路过树木茂盛的林荫小道,农家小院房顶升起的炊烟……

 

这些,也是一种慢。


 

配合上节目组后期的特效和配音,空镜时宛如人文地理纪录片的感觉越来越强。


在这里要表扬一下《客栈》团队,剪辑、调色和取景确实略胜一筹。


《青春旅社》的空镜▼


《亲爱的·客栈》的空镜▼


《亲爱的·客栈》的微博宣传图▼

 

而这种慢之所以能够打动人心,是对现代生活焦虑感的一种反击。


生活节奏有多快,想要逃离的心情就有多迫切,但现实决定能够逃离的注定只是一小部分人。


因此,慢综艺的“慢”,能给观众带来一种“足不出户去度假”的错觉。而这种错觉,来自于“共情”。

 

■ “曾经我也想开一家店”

 

相信很多人心里,都有过开店的梦想,比如夏BB曾经梦想开一家咖啡店。

 

其实不光普通人有这种念头,明星们也会有,比如阚清子在《客栈》当中就说,自己一直想开一家民宿。


 

是不是真的我们不去深究,但是那一刻我很能理解阚清子的话。


这,就是共情。


在一个美好的桃源深处,开一家小小的民宿,大有一种“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关心你”的解脱,试问这种日子有谁不喜欢呢?


所以,这类节目里都有好看的风景、美味的食物和可爱的宠物,几乎就是我等草民理想中的生活状态了。


美食▼


宠物▼


虐狗▼

 

不过《客栈》在引起共情方面,做的要更好一点。而《旅社》则较多地暴露了我国节目组在制作慢综艺方面存在的问题。


扎堆开张的民宿,究竟能开多久?


那民宿类慢综艺节目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 在哪里,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这些慢综艺最大的问题就是涉嫌抄袭


我国综艺节目抄袭韩综历史已久,而慢综艺领域几乎全部中枪。


《向往的生活》涉嫌抄袭《三时三餐》,《中餐厅》涉嫌抄袭《尹食堂》,《青春旅社》和《亲爱的·客栈》涉嫌抄袭《孝利家的民宿》。


其中《青春旅社》还涉嫌抄袭了 Roommate 。



《中餐厅》上线时,网络上针对它涉嫌抄袭的问题,就曾掀起过一场声势不小的风波。


有热心观众挨个镜头地对比了《中餐厅》和《尹食堂》,相似程度是真的很高。


▲同样的刺探军情照菜谱,同样的抱怨没有食材


但是节目组放话,管这叫“创意撞车”,有关抄袭的质疑也是如过眼云烟,《中餐厅》还是有惊无险地完结了。


如今打擂台的两部节目,还没播出就被质疑抄袭《孝利家的民宿》。


《亲爱的·客栈》一度登上韩国社交媒体热搜榜,原因大家都清楚▼


你骂你的,我抄我的,你不看,总有人看,这就是我国目前制作综艺节目的态度。


所以现在听到有什么新综艺的消息,第一反应是“又抄了谁的”?


抄袭,是一个只图眼前利益的恶性循环,是一个随时可能爆掉的炸弹,只不过不知道在谁手里爆掉而已。


再次特别鸣谢罗英锡导演,没有罗PD,国产综艺大概要垮掉一半。

 

■ 画虎不成反类犬


因为抄袭,所以省事,因为省事,所以不走心,所以整体就欠缺底气和灵魂。


严格来讲,目前已有的国产慢综艺当中的“慢”,其实都是一种“假慢”。


举个例子,韩国综艺《孝利家的民宿》,节目使用的房子是孝利夫妇自己的,猫猫狗狗是他们夫妻俩一天天养大的,家里的摆设是夫妻俩自己布置的。



节目组来或不来,这都是他们的家。节目做完了,他们还是会天天待在一起,慢悠悠地生活。



《客栈》则是在泸沽湖边找了一家“真民宿”来做,请来了王珂和刘涛,据说他们现在一年只能见到15天。


这个节目是他们休息和相聚的一个机会,节目做完了,他们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只不过今年比去年多见了5天。



但是《客栈》拉好感的一点是,民宿确实是大家亲手布置起来的,让经营过程有一种真实感。


王珂的商业头脑,刘涛的实干精神,陈翔的活泼机敏,都是在为经营客栈而服务。


《旅社》一口气请了11位嘉宾,都能踢足球了,经营旅社的机缘也非常生硬,一看就是在“演戏”。



由于人太多,善于控场的李静和戴军又集中在一组,另一组就显得比价疲乏,空气中总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尴尬。


而且两部综艺节目的各位嘉宾,都在表演自己的“真性情”。


没错,是“表演”



因为不是真的“慢下来”了,大家好像还是来工作的。


什么才是真的慢生活,我建议大家都去看一眼《孝利家的民宿》


总而言之,民宿类慢综艺的走红,是一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机缘巧合,本身题材讨喜,观众对跑酷、撕逼类节目的疲劳,加上隐形政策的支持,不走红都天理难容。



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可能大家都要争先恐后去世界各地开民宿了。不过看来还是“一个爆款,一地炮灰”的局面。


跟风须谨慎,原创值千金啊同志们!


不过看完这么多民宿类综艺,夏BB心中的咖啡店之梦又在蠢蠢欲动。你们都快点给我点赞、转发啦,说不定50年以后就能开起来了(笑)


互动话题



你怎么看待“民宿热”?


恭喜昨天次条获奖用户@Alice是我



推荐阅读


看到「中餐厅」不及格,我就放心了

我们的白日梦,在这档韩综里实现了




首页 - 第十放映室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