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城留声】买坨糯米饭都能构思一篇武侠小说,真是令人佩服的脑洞……

摘要: 糯米饭的精髓在于每勺佐料的取舍\x0a\x0a方寸之间,口味万千……

09-09 18:23 首页 安顺US


【斑驳故乡】——糯米饭的武林

糯米饭的精髓在于每勺佐料的取舍,方寸之间,口味万千。糯米饭江湖的刀光剑影,都离不开这双日积月累磨练出来的手。


麦建国,原名麦早产。

当年母亲一心想应国庆的景,提前三个月生下了他,为了纪念这一天,所以取名麦早产。

那为什么不叫麦十一、麦国庆?没人知道。

麦建国在安顺的东城卖糯米饭已经第十个年头了,他谁都不怕,独独就怕城管。

当年遇上城管整脏治乱,麦建国宁死不挪地方,结果摊子被没收,自己的腿也落下了个终身残疾。

 
“干!”麦建国看了看腿,长叹一声,回忆往昔,猛嘬了一口蓝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准备摆摊。街坊领居每次听到麦建国这声怒吼,总是会交口称赞:建国就是勤快。

王翠霞是今天的第一个顾客,以前没见过这个人。

王翠霞:要坨糯米饭

麦建国:好

王翠霞:你叫什么名字

麦建国:麦早产

王翠霞:我知道你卖早餐,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

麦建国:麦早产

王翠霞:卖你妹!

麦建国:不是麦你妹,是麦早产

或许觉得名字有些尴尬,于是后来他改名成了麦建国。

 
一星期后,王翠霞再次来买糯米饭。

麦建国:我叫麦建国

王翠霞:嗯?你不是叫麦早产吗?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与错位,或许就是这样开始的。

麦建国:今天买多少的?

王翠霞:三块的,不要花生,多要点辣椒和洋芋

虽然腿脚不利索,但麦建国的手上功夫相当了得。

别人卖早餐只需要一个勺子舀佐料,但麦建国一料一勺,大小不同,形状各异,从不岔用。

据说麦建国家世代做早餐,这些勺子是祖上传下来的宝贝,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到建国这儿,已经是第十九代了。

早年间城管没收摊子,麦建国拼尽全力抱住这块塑料布和那些勺子往外跑,一不小心踩滑,腿才摔了个残疾。不过摊子保住了,祖上传下来的事业也没丢,生活就也还有保障。

打那之后,麦建国不管摆摊与否,勺子都是随身携带,用一个非常精致的带锁皮夹装着。

院坝里的邻居们平日都爱说:建国,你今天能卖早餐,都要好好谢谢你祖宗十八代。

 
不到10秒,王翠霞的糯米饭已经包好,佐料分量恰到好处,看上去香糯可口。

王翠霞吃得直发笑,不时喷一两颗饭粒在摊子上的佐料罐里。那个笑容真美,建国看得有些入神了。

之后,王翠霞每天都来麦建国这里买糯米饭:

“三块钱的,不要花生,多要辣椒和洋芋”

麦建国靠着那些勺子和塑料布每天都为她准备着。

麦建国曾给王翠霞说过:糯米饭的精髓在于每勺佐料的取舍,方寸之间,口味万千。糯米饭江湖的刀光剑影,都离不开这双日积月累磨练出来的手。

麦建国还说:心中有勺胜过手中有勺,如今,无论你给我什么样的勺子,我都可以运用自如!

听罢,王翠霞从包里拿了个掏耳勺递给麦建国。

麦建国:你是神经病吗?

王翠霞:不是

麦建国不明白女生的包里怎么会放着一把掏耳勺。

但他知道,自己可能已经爱上了这个神经病女孩。

 
日复一日,终于有一天,麦建国忍不住了!

麦建国:今天你吃的和往日一样,你真觉得好吃?

王翠霞:好吃

麦建国:你说谎!我所有的香料都提炼在花生上,其他佐料根本都是没有盐味的

王翠霞:因为是你包的,我喜欢吃

麦建国:我知道了,你就是想睡我

王翠霞:是的

当晚,建国与翠霞翻云覆雨了一宿。

第二天清晨,麦建国趁王翠霞洗澡的间隙,翻出了她的身份证,记下号码后匆匆离开。

麦建国发送了一条短信出去:摊子遇上了踏线的(侦查的),这是报迎头(身份证号),墙头(名字)王翠霞,速查回复,不然小心火烧蔓(一锅端)。

十分钟后,麦建国收到了短信:“墙头摘花(查无此人)”。

 
原来,麦建国是个下药的。

老安顺称这个行当为“底柱子”,短信上的黑话是建国加入组织的时候从老辈子身上学的,没想到终于派上了用场。当年化学极度偏科没有考上大学的他,决心卖糯米饭,想靠门手艺混口饭吃。然而刚摆摊第一天就被城管给掀了摊。麦建国恨自己无能,直到他发现那几个城管的孩子每天上学都路过这里买早餐。

于是,凭着中学时代的化学知识,他加入了那个组织,开始研究起食材与用药。

麦建国之所以一料一勺,从不茬用,是因为佐料用药比例不同,只能用对应容积的勺子去舀,只有配比精确了,才能保证——【只伤食者智商,不取食者性命】。倘若稍有差迟,轻者瘫痪,重者送命。

 
所谓“底柱子”,就是在一栋房子承重的底柱下手,不现身色,杀人无形。麦建国知道自己职业的意义,“专注”是他的座右铭,他深知不能让自己被其他事情分神。但是那天,麦建国看到王翠霞的喷着饭粒的笑容时,他分神了。

他本应该避免昨晚的翻云覆雨,但麦建国知道自己是爱王翠霞的。

这种爱很痛苦,既不像逢场作戏,又不能陷得太深。

而且问题的关键是,麦建国平日把让那些佐料发作的药引子,都精炼在了花生上,但王翠霞从来不要花生,麦建国这才起的疑心。

 
看完短信,麦建国知道事出蹊跷,准备去收摊的仓库看看。

他夹着那个带锁的皮夹,突感重量和往日的不对。

麦建国打开一看,勺子全没了!

密码只有自己知道,备用钥匙也在仓库这边,不可能啊!

他仔细回忆每一个细节:不要花生、喷饭粒、掏耳勺.........

遭!可能遇上了“拆台子”!

“拆台子”是老安顺对开锁师的黑称,敏锐性极高,口中常含有迷魂药,开锁只需用一根细棍,就像掏耳勺那么细的棍子。

 
大意了!

丢勺子是件大事,重新铸勺费事不说,原来的勺子上还有残留的指纹和药物,一旦被查,后患无穷。

关键是,明天是那群城管孩子开学的第一天,那是个重要任务!

“底柱子”间有这么个行规:【谋财猛一时,害命头一天】

麦建国不敢大意,他想在明天摆摊之前,把勺子找回来。


盼什么,来什么

王翠霞打来了电话:勺子在我这里

麦建国:为何夺勺?

王翠霞:我们需要一个“底柱子”。帮我做件事,做完勺子就还你

麦建国:为何找我?

王翠霞:我们只用顶尖高手

麦建国:我倘若拒绝呢?

王翠霞:勺上有你的指纹,还有残留的硝酸钾

麦建国:笑话!我行走江湖多年,勺子入包,从不留指纹

王翠霞:倘若我喷的饭粒里面也有迷药呢?

麦建国:狡诈毒妇,我考虑考虑,五分钟后给你回话

 
麦建国陷入了两难抉择:不趟这趟浑水,必死无疑。趟了这趟浑水,生死难料。

“干!”麦建国决定赌一把,猛嘬了一口蓝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回拨了电话。

王翠霞:想好了?

麦建国:时间、地点、人物

王翠霞:明早八点,西秀酒家门口摆摊,目标照片在你皮夹的内层

麦建国:用药目的?

王翠霞:不该问的不要问

麦建国:用什么料?

王翠霞:花生引脆哨,七分热

麦建国:那要2号勺和7号勺,你把这两个勺给我

王翠霞:已经放在你上衣左侧的口袋了

显然,王翠霞已比自己提前几步考虑到这些,麦建国不得不感叹女人的可怕

麦建国:量要多少?

王翠霞:花生20克,脆哨50克

麦建国:不对!50克的脆哨只需要5克花生作为药引子就够了

王翠霞:有疑问?

麦建国:花生20克,这个量会要命,你害我

王翠霞:你自己斟酌


第二天早晨八点

麦建国到指定位置摆摊,其他食客来买,他都说卖完了。

接近八点半,目标人物:蒋二蛋出现了

蒋二蛋:老板,要坨糯米饭

麦建国:要多少钱的

蒋二蛋:五块的,不要榨菜,多要脆哨和折耳根

麦建国:好!

麦建国熟练的舀着佐料,到了花生那里也没有丝毫迟疑。

勺影掠隙,手起手落,干净利索,毫无破绽。

不到10秒,糯米饭包好了。

五分钟后,蒋二蛋在摊子不远处的公交站台倒下,一群人冲上去把他按住,送上了不知何时准备好的120急救车,在两辆警车的前后护送下远去……

麦建国不知发生了什么,他只关心其他勺子下落。

但从那之后,王翠霞也仿若人间蒸发,显然——勺子被骗走了。

随后的新闻报道:一名多年靠易容成功在逃的通缉犯在吃早餐的间隙突发心梗,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暴露身份,被警方救下并拘捕。


一个月后,麦建国被抓,摊子被查封。

麦建国坐在审讯室,满心迷糊,自从那个女人出现后,一切都变了。

审讯室门开了。

麦建国:干!

王翠霞:这是你的勺子,拿去

麦建国:你是来取笑我的吗!

王翠霞:凭现有的证据,现在你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是等着被抓,按故意杀人罪被判刑

麦建国:那第二条呢?

王翠霞:将功赎罪,我给你新的身份,去另一个城市卖糯米饭,继续当你的“底柱子”,成为我们特别行动组的线人

麦建国迟疑了很久很久。

缓缓的,他问出了一个问题:


“那个地方…………...................…有城管吗?”


          ——JLY 有感于西秀酒家旁的早餐摊



这已经是 JLY 的第二篇来稿,小编们都非常惊艳于他的脑洞,也感谢他和我们分享这么精彩的故事,如果你喜欢他的系列作品,可以点击查看上一篇来稿 → 【郡城留声 · U粉来稿】别人去网吧都忙着打游戏,他却写了篇关于“网管”的小说……


以后,我们会在『郡城留声』这个版块陆续与大家分享U粉们的来稿。“郡城”是旧时对安顺城的称呼,希望大家将安顺、安顺人的故事记录下来,通过US传递和感动更多的人!


如果你也喜欢码字什么的,记得来投稿哦!

点击查看→【US邀稿啦】玩文艺不装X!你能摄、会写,还有别的技能?欢迎来投稿!


首页 - 安顺US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