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诗亦文】徐骋||四季组章

摘要: 【伊犁锐角】徐骋,重庆人,在四师七十七团工作,闲时,爱把文字拼凑成一首诗或一篇散文,记忆美好的过往和抒写团场璀璨的明天。

10-30 07:42 首页 伊犁锐角

01

半 夏


在阳光下

风筝在城市上空流浪

野鸽把建筑工地的杂音

剪切成诀别诗


多年以来

牧羊犬坚强的眼神

守卫着荒原的苍茫

以进攻的方式

用果敢 把岁月煎熬成

昭苏草原上璀璨的明珠

漫天飞舞的蜜蜂

将花朵酝酿成蜜

甜了人的心思


我的夏天

在这个炽烈的季节里

放逐心灵的梗阻

跳动的光辉

沐浴着丰收的喜悦

简傲绝俗的戈壁玉

在爱情的拐角处

被一群蚂蚁敲打成

温文尔雅的挂坠


野草的目光

由远及近

滋润了草原

以及干涸的村庄

此时躺下

阿依娜湖和天空一起重叠

重叠在想象的时空

温柔的季风

把康苏的娇艳

点缀成落日的光辉


2

半秋


月光下

野猫在花丛穿行

耳朵把汽车的噪音

转换成故乡的蛙鸣

然后 悄悄地聆听


一串串丰硕的大蒜

悬挂在屋檐下

抒写着夜的诗篇

一只流浪狗

在桌子下面捡拾丢弃的

黄粱美梦


成千上万的乌鸦

盘旋在科克吐拜的肩头

歌唱着秋的华实

一只灰鸽

在音响的宣泄交替中

进入了梦乡


大片大片的小麦

躺在干瘦的田野

孕育生的希望

一棵白杨树

点缀着天空的苍白


一群群衰羽鹤

站在特克斯河的风口

遥望天堂

一个生锈的茶杯

装满了秋的喜怒哀乐



3

昭苏草原


日子囚徒般被放逐

覆盖过季的黄脸

草根上繁衍岁月的歌谣

唱落了多少日月星辰

五月的第一场雨

绿了整个草原

也绿了人们的希望

我跪为一根小草

牵引牛羊的视线

骨骼便青草般柔软

鸟翅翻动云彩

草色

是目光不能抵达的边缘

4

活在标本里的狼


你死了

又在标本里复活

70厘米

不是你的高度

5厘米

不是你的厚度

四肢健壮

神情警觉

洋溢着野性的

生命力

下垂的乳房

养育了多少儿女的贪婪

颈部卷曲的毛

在北风中

站立成雕塑的外衣

锋利的牙齿

磨砺了季节的

沧海桑田

凶残的外表

掩藏不了内心的仁慈

哈萨克族人

一步一虔诚

顶礼膜拜

民族发源的始祖

你只是我血液里

流动的一个活着的标本

燃烧着我的神经

以及走失的灵魂


5


四季组章


春天


昭苏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犹如美好的愿景,总是在失望之余给你希望。

冰雪遗留的懈怠思想,毒害不了春天的意志。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埋葬不了春天封存的记忆。

在昭苏四月,西北的风凛冽刺骨,春天躺在大地舒适的怀抱慢慢苏醒。午后阳光的一丝暖意,融化冬天无情的雪白。

湛蓝的天空,鸟翅翻动云彩。成群结队的野鸭,敲打湖面冰冻的往事。

一场绵绵细雨,滋润了万物。杨树的慵懒,还没有洗去身上的尘埃。乌鸦的欲望,在麦场宣泄。牧羊犬的领地,只剩下一根骨头还在站立。

晨曦初露,牧人家的炊烟袅袅升起,笼罩村庄苍伤的脸庞。时间的揺轮,摇落了多少日月星辰。

沉睡的黑土地,被铧犁惊醒。春天耕种希望,秋天收获硕果。春天的脚步,谁也留不住你倾城的容颜。


夏天


走进夏天,繁花似锦,万物灵动。阳光穿过手指,暖意停留在心扉。

在白桦林,麻雀正在为三叶草准备豪华嫁妆,野鸽在为新娘涂粉化妆,苜蓿的礼物美而至上。

在葡萄园,无核白和粉红太妃的爱情结晶流传至今,甜了世人的美好生活。

温暖的黄昏,我仿佛又听到故乡的蛙鸣,还有水稻拔节的欢笑。

七月的昭苏,油菜花的娇艳,迷醉了游人,以及多情的诗人。香紫苏花的芳香,由近及远,迷失了天边的云彩。

伊昭路上的蒙古人,一步一虔诚,头顶彩旗,猎猎作响,祭拜心中伟大的神灵。

阳光四射,玉米地生长出一根根朴实的琴弦,用长茧的双手弹奏出民谣,还有唐诗宋词。

我在时令的分割线上,用赞词囚禁你的芳华,我只不过是你口中咀嚼的遗风。


秋天


八月,一场雨滋润了面黄肌瘦的庄稼。流云,由远及近,碰撞我的想象。

憔悴的风,越过高原,横跨草地,跃如大地丰润的脸庞。

执着的阳光,温暖了野草的心事。季节的腰鼓,敲响希望的种子。

田野上,那沉甸甸的果实,压弯了老农的腰。

在草原,柳叶弯眉的美利奴,翩翩起舞,那舞姿醉倒了晚霞,醉倒了早起的月亮。

时光流逝,思念由绿变黄。我的思想,留不住草原的枯黄。

一只乌鸦,站在阁台上,与我对视,阅读我此刻内心的焦虑和不安。

我时常想,做一只鸟,多好啊,自由的飞翔,没有世俗的羁绊。

在夜幕下,杨树三三两两孤独的死去,不曾带走一片云彩。


冬天


昭苏的冬天,从里到外,从外到里,覆盖记忆的是苍茫的白,还有时间之手。

一场鹅毛大雪,铺天盖地,埋没了树林和草原的高贵,以及大地和高山的厚重。

我的想念,植根于冬天的肩头,摇摇欲坠。我喂养的文字,正在破解冬天寒冷的秘密。

冬的严寒,染白了黑的胡须。最后一朵雪花,压垮了杨树的傲慢与偏见。

在我的记忆中,冬天的一切事物,都是那么的美,我的词汇都无法形容。

冬天的喜悦,莫过于沉醉在童年打雪仗的画面里。紫檀的心思,在此刻平静得有点后怕。

在昭苏的冬天里,滑雪是一件趣事,两耳灌满风的心事,沿着雪的人生轨迹滑行,起起伏伏。

路过军马场,天马的冰雕,栩栩如生。阳光的轻柔,温暖了冬天的陈年旧事。

我的影子,在冬天里,走走停停,捡拾岁月的沧桑,点燃冬天的懵懂。

在漫长的黑夜里,雪的白照亮我回家的路。



作者简介:

徐骋,重庆人,在四师七十七团工作,闲时,爱把文字拼凑成一首诗或一篇散文,记忆美好的过往和抒写团场璀璨的明天。

曾在《散文诗》、《兵团日报》、《伊犁日报》、《伊犁晚报》、《伊犁垦区报》等报纸和网站发表过多篇作品。


锐角推荐阅读

【亲吻大地】  徐骋 ll 散文诗:阿依娜湖韵(外一章)

【散文两篇】那人 . 那狗 . 那旅馆

【我家宝贝】写给YOYO

点击阅读原文,看天女散花!


首页 - 伊犁锐角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