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鬼节之夜横穿大半个北京,感到无比诗意和浪漫

摘要: 相遇的人再相逢。

10-31 17:42 首页 撕蛋


鬼节之夜,我穿越大半个北京

感到无比诗意和浪漫

文:小日

 

1)

 

12点,家人问我,今天还夜出吗?


我说出的,家人笑笑,那你最好早晨再回家。

 

后来又经朋友提醒,才知道昨夜是7月14,南方人的鬼节。而有些地方是过农历7月15,我说难怪走在路上,有人烧纸钱。

 

朋友圈有人发来李西闽大哥的文《孩子问,世上真的有鬼吗?爸爸这样回答》,李西闽是中国恐怖大王,故事好看又筋道,十年前我写悬疑小说时,我还拜托他给我的长篇写过推荐语,后来,我把他的文字放到了书腰上。

 

在那篇文章里,李西闽大哥说:

 

很感谢那个亡灵姐姐,在我5岁那年没有带走我,她只是让我相信了尘世的灵异,是启示,影响我一生。好几天,我在现实中是昏迷的,发烧,说着胡话,事实上,那个亡灵姐姐牵着我的手,一直在田野里游荡。那时,我感受不到她的忧伤,她是我们村里自杀而亡的童养媳。

 

我清醒过来后,她就消失了,再也没有见过她。好多次,我回到故乡,会站在她上吊的地方,想起她拉着我的手在田野上游荡的情景,仿佛是一场梦幻,又是那么真实。也许她的孤魂还在故乡的原野飘荡,可是,她再不会牵着我的手了。

 

我不光告诉小坏这个世界上有鬼,而且也给她讲很多鬼故事,在她年龄小点的时候,她会吓得紧紧地抱住我,却又像我小时候一样,喜欢继续听下去。

 

有人会说,吓坏了孩子怎么办?那是杞人忧天,其实国外有很多暗黑童话,都是很恐怖的,孩子们还不是看得津津有味。有惊吓才有敬畏。

 

鬼和敬畏之间,被李西闽大哥这么一写,读着读着就豁达了。


人确实要敬畏那些无法论证的人和事。

 

这是祈愿的季节,我也要将未了心愿,托付给飘流在河中的灯火。——蒋勋


2)

 

看完李西闽大哥的《孩子问,世上真的有鬼吗?爸爸这样回答》,我在路边抽了一支烟。


我是敏感体质,或许为了切身感受此刻的北京,我选择了骑车出行的模式。最近这阵子,我一直只身一人横穿北京,闻到一些日常闻不到的气息,看到一个从前不曾感知过的北京。

 

今的风有点凉,北京的秋天开始了,在夏与秋之间,是北京最浪漫的季节。

 

我开始眯着眼睛看路边的人:


喝醉的老外和少女,搀扶着行走,还有一群年轻人,在马路边站着蹲着,7-11的店员也在木讷地站在,如果你经常在北京夜里出行,你会看到一些中老年人,他们不是晨练的那一种,而是挺着发福的肚子,绕着北京的红墙行走,偶尔停下来,做在杨树下的椅子上,我每次遇见他们中的其中一个,他们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仿佛,我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他们有时候会问我要根烟,抱怨家里不让抽烟;有时也会迟疑地问我,你怎么也在这里?当然,更多时候,是那些大爷朝我笑,仿佛他为自己高兴,也为我高兴,原来我们是同类——都是夜里不睡觉而瞎溜达的人。

 

所以,有时候,我也会觉得,或许只有在一个人缓慢行走的夜晚,才能找回生命的全部,我绕开了路边烧纸的人,慢慢行走,等绿灯,送快递的小哥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如果你没有在凌晨出行,你不会看到北京安静却涌动的一面,像一个表面安宁其实体内血脉流淌的人。

 

我出门时,和大师兄打了个招呼,据说今天是鬼节。

 

大师兄周南和我说,没事,浩然正气。

 

我经常一个人穿越大半个北京,除了抽烟,然后什么也不做。


3)

 

我缓慢地骑行,从张自忠路向南锣鼓巷前进。

 

我很奇怪的发现,有一些路段,是人特别集中的,我没有用拥挤,而是集中,而一些路段,竟然鸦雀无声,这种感觉像波长,也像节奏,长长短短,张张驰驰。

 

我有时候也陷入一种漩涡之中,我进入一种幻觉,我不知道我见到的是人,还是“鬼”?鬼这个词,在我眼中,多少是带着偏见的,我宁可称她为另一种生命。


有时候,我也会想,从另一种生命回看我们,我们是不是“鬼”?

 

我陆续又想到了无数个平行时空的交集,还有量子生物学的一些,作为量子生命体,你很难说7月14日不是某种相遇的点,它和奇点一样美妙而特别,它代表某种重逢,某种失而复得,某种最后的惋惜。

 

相别的人,再重逢。

 

想到这,我一点都不害怕了。我反倒觉得有那么点难过和疼痛,鬼节或许比七夕更加浪漫吧,那些我们爱过的人,那些爱过我们的人,最终,都或许在这个时间点,与我们重逢。

 

生死两茫茫,岸上的人,和对岸的人。

 

相遇的人,再重逢


4)

 

我在那个片刻,进入了某种游离时态。

 

我把车扔一边,慢慢行走,感谢共享单车的便利,让我可以即开即走,走走停停,随遇而安。

 

我找了个椅子坐下,对着平安大街,我抽了一根烟,点了三根烟,放在杨树根部。


我突然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我突然在想,我在那个片刻,是否会遇见爱我的奶奶,我的姐姐,我的叔叔以及我的哥哥,关于那些来去匆匆的生命,我写过的文字太多,也就不一一再次唠叨。

 

但我突然无比想念他们,所以,在我的内心,我突然觉得,在农历7月14的夜里,或许有很多人睡了,有很多人醒着,也有很多人做梦,在梦中,他们会见到自己爱的人,那些心爱的人,而在我们想起逝去亲人的片刻里,那种疼痛感,却无时不在提醒着我们,疼痛、悲伤、欣喜与感慨,或许就是活着的感觉。

 

所以,有时候,活着就是如此抽象。

 

抽象得让你觉得,两种生命之间的交汇,或许也是一种难得的浪漫。


然后我们把思考的维度再放大一点,在或许很多人害怕的鬼节,我们在意的人或许都能重新遇见他们曾经最重要的人,然后抓紧这一天的时间,把没有说完的话说完,把不曾交代的话交代清楚,把来不及做的事一一重温,把混浊的记忆勾勒清楚,然后,再期待明年再重逢。


7月的南方渔村,7月的海——摄影:小日


我在南方渔村听到的歌,有种超现实的梦境感


5)

 

慢慢地,我开始走入南锣鼓巷。

 

有一些院子正在午夜拆卸,它们的主人是谁,近乎鲜有人知晓,停车场门口,一个保安正在藤椅上睡着,他的脚底下放了一个打包的饭盒,一只白色的猫正在吃饭,它见到我,躲闪一下,然后继续享用晚餐。

 

我按照记忆里的路线行走,直到我此站的终点。


每天凌晨到4点,我选择闭关,选择放空所有,去寻找生命个体与未来的关系,在那4个小时的精疲力尽里,我得以重新换血,也重新修补自己的灵魂,我很享受这样的新练习,它让我开始学习克制,告别一些水分过多的水果,逐步喜欢粗粮,回归食物的本味,拒绝太多的糖和盐。

 

我闭关的院子,就是周南的院子,门口有一个涂鸦,一个字,“岸”

 

周南的涂鸦:岸


我把每天的出发比喻离岸,我把每一次抵达,比喻靠岸。

 

我推开门时,院子里还有很多人,周南他们一边陪我练功,还一边赶明天银川的方面提报,他们的飞机在T3起飞,航班的时间是6:00,我心想,还真被说中了,我清晨才回家。

 

周南的涂鸦:如是


我看到满院子积极工作的少年们,突然想起了年轻时代的事,在我很朦胧的岁月里,在我还是处男的岁月里,我曾经对一个姑娘有好感,后来,她像所有匆忙的生命一样,在我们连友情都没有建立起来的年代就离开了。

 

我至今早已忘了她的容颜。


我甚至一点都拼装不出她的模样。


我只记得,有一次我见到她,是在小学门口的假山喷泉边上,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我已不记得她当时的打扮了,我记得很多小朋友趴在地上,玩一种“捣地虫”的游戏,简单说就是土地上有一个小洞,你把小树叶撕掉叶片,留下叶梗,放到洞口,就有昆虫爬上来。

 

那时候,我所有的小伙伴都在抓虫子,只有我,或许是我缺乏耐心吧,只有我半蹲着,用余光看到她,那是我第一次从那个视角看一个女孩。


她很美。


我在周南的院子走走停停,他在院子里喷了很多书法的涂鸦,有四个字叫“有想无想”。

 

周南的涂鸦:有想无想


周南的桌面上放了苹果和梨,我渴了,洗了个苹果开啃,周南问我今天状态如何,我说,周南啊,我刚在路上一直听一首叫June Gloom》的歌,你要不要听听,我放给你。

 

周南说,好呀。

 

于是,他听到那首Prima唱的《june gloom》,开头那几句是这样的:

 

Ill look around

我左顾右盼

Until i found

直到最后发现了

Someone

一个人

Who laughs like you

她笑靥粲然如你

 

……

 

毕赣:《秘密金鱼》


(本文完)


关于我最近动态的一个公告,点下文了解

一个更新:)


最后的最后,我是个俗人

我只关心撕蛋的妞好不好

 

所以,下面是光明正大的广告时间

点击下文,赶紧抢福利

一周狂卖3万件!舒服到哭!穿上它,你会怀疑自己没穿内衣!

手慢无,断货1个月的冰岛小魔瓶回来了,仅120瓶

【开学大促】德国STM顶级儿童安全椅底价卖!仅30套!

仅198!这百搭小白鞋,王菲杨幂等众多明星咖都在穿

仅199!这款百搭白衬衫,不仅不走型,还怎么穿都不脏



如您所见,全世界有趣的妞

基本都关注了本号

新浪微博:小日先生2016

更多文章阅读

《有趣,就是一种最高贵的品质》

从Facebook开始,人类失去对AI的控制

《为什么说潜力比能力更重要?》

《如何把无趣的日子过得更高级点?》

《成为高智商妞的9个常识》

《关于高逼格阅读的六个常识》



留言区已开放,好姑娘一起浪


“我爱来自全世界的你”



当你可以跟一个人不说话,分享片刻寂静,且不会觉得尴尬,那一刻你就会明白,你遇到了对的人。《低俗小说》


珍视你的每一次阅读,犒赏你的高级味蕾

期许你在午夜梦及所爱,天亮之前有所待

好看的人都点了阅读原文


首页 - 撕蛋 的更多文章: